关于设立海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思考

日博体育 www.sh-shunnai.com 王 姗

(海南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海南 海口 570000)

摘 要:随着全国金融要素市场的不断完善,非银领域的金融资产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态势,各地纷纷设立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并积极面向全国拓展市场。因此,设立海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将填补国际旅游岛金融要素市场的空白,为区域内金融资产的流动提供交易平台,具有非常重大的战略意义。

关键词: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海南

中图分类号:F8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9031(2016)04-0086-03 DOI:10.3969/j.issn.1003-9031.2016.04.16

收稿日期:2016-02-23

作者简介:王 姗(1986- ),女,陕西汉中人,现供职于海南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一、国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设立的背景及发展现状

目前,我国金融资产交易的现实需求较大,基于2010年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从总量上对我国金融市场的统计估测,按静态计算的我国金融资产总量为150万亿元,以股票等为代表的具有较好流动性的金融品种不足20%,而缺乏流动性安排的金融资产占到了65%左右,静态规模约七八十万亿左右[1]。此外,在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非银领域的金融资产也呈现出井喷式增长态势,凸显出巨大的资产流动需求。基于我国产权交易市场分散的现状,地方割据、流动性受阻的现象明显,除信托市场、保险市场、金融租赁市场、理财产品市场等金融衍生品市场之外,尚有大量的金融资产缺乏交易场所。因此,建立区域性兼顾满足各类金融资产流动需要的交易市场平台,也是现阶段金融市场发展的必然要求。作为多层次资本体系的基础性市场,金融资产交易所正处于“金字塔”结构的底端,准入门槛较低,肩负为大量金融资产提供交易平台的使命。同时,也助力中小微企业借此撬动社会资本,为经济转型升级提供强有力的资本保障。

2010年6月11日,我国首家金融资产交易所在天津市正式揭牌开市。2011年11月,《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下发后,全国三百多家交易所按规定整顿,停止做市商、集中竞价、份额化交易等操作模式,同时按文件规定各地交易场所要由省级以上政府(含计划单列市)批准,审批设立交易所之前,还需取得部际联席会议的批准意见。截至2015年末,我国已成立不少于15家金融资产交易市场,包括北京、天津、上海、深圳、浙江、山东、河北、四川、吉林、重庆、武汉、贵阳、哈尔滨、苏州、安徽等。北京、天津两家成立最早、发展最快、服务范围最广,受益于股东在产权交易及全国性客户资源和平台方面的优势,北金所和天金所很快发展成为面向全国的交易市场平台。根据北金所披露的2012全年交易数据:2012年北金所累计挂牌项目2896笔,比上年增长265.66%:累计挂牌金额8766.38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237.99%:成交项目1931笔,比上年增长207%:成交金额6378.49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271.70%。交易规模连续两年翻两番,截至2013年5月末,北金所成立三年之际累计实现金融资产交易额1.1万亿元,其中委托债权投资交易平台累计成交额超过9000亿元[2]。天金所披露的2012全年交易数据显示,天金所2012年度实现净利润1679.8万元,与2011年相比增长了56%,资本回报率为107.1%,净资产收益率为61.8%。截至2013年末,累计受托推荐项目达1.6万个,委托资产总量达到1万亿元,累计成交项目5500余宗,涉及金额达1200多亿元,竞价溢价率达29.05%,机构会员和注册机构投资者达到20万个。

这些已设立的区域性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大多数有国资背景,甚至是国有企业独资,事实上它的设立初衷是国有企业贯彻国家政策进行的金融创新,建立金融资产交易市场的目的在于促使资金加速流动。大部分金交所以服务所在地或区域金融资产交易为主,且以地方产权交易市场作为发起方,不仅开展股权、债权等传统的金融资产交[本文来自于日博体育 www.sh-shunnai.com]易业务,个别金融资产交易所的业务范围还涵盖私募、PE等衍生品交易和相关投资咨询业务。由于金融资产规模大、流动性要求高,近年来金交所在做金融资产转让与流转方面表现极佳,优势显著。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作为一个涵盖金融各领域的公共交易平台,金交所拥有众多金融产品与基础资产以及丰富的投资者资源,在降低交易成本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另一方面,大型金融资产交易所相对一些小的或者仅有少数或几次交易经验的金融机构而言,风险控制能力和水平较高,更能取得投资者的信任,更好地发挥其风险发现功能。

随着市场发展和金融创新脚步的不断加快,不少新兴市场主体亦将眼光投向金融交易中心领域。2014年8月,绿地集团在贵阳成功设立贵州股权金融资产交易中心,2015年7月又在哈尔滨设立绿地龙交所,在互联网金融大发展的趋势下,在非上市企业挂牌交易、私募股权众筹融资产品方面打造自身特色,逐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近日市场再传平安大手笔收购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变为其全资子公司,增强客户引流,进一步提升平台化能力。

二、设立海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现实意义

(一)推动海南经济发展,助力国际旅游岛金融服务业与时俱进

自2010年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海南省经济增速明显加快,“三产结构”也从原来的“三一二”转变为“三二一”,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巨额资金需求对金融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而设立海南金融交易中心正是对海南省金融服务业的拓展和创新。

(二)填补海南金融要素市场空白,拓宽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

相对于产权交易所、股权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业务将更加广泛,涵盖大部分金融产品,将是对产权类交易机构业务的有机补充,可有效填补海南金融要素市场空白,是构建国际旅游岛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客观需要。同时“资金匮乏”仍为海南省70%以上中小企业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有必要在海南搭建一个兼顾满足各类金融资产流动需要、准入门槛较低的交易市场平台,特别是诸如“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企业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等创新产品,将有效拓宽海南省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渠道。

(三)配合金融不良资产处置,为股权及债务重组提供服务平台

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很多金融机构及非金融机构都不同程度地沉淀了大量不良资产,今后,金融不良资产不但不会减少,反而还有增加的趋势。海南目前尚有从事金融不良资产批量处置的省级资产管理公司,未来将有大量的不良资产予以处置,在不能转让的前提下,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无疑会为其股权及债务重组提供重要的服务平台。同时,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交易流程及创新产品也为担保公司、小贷公司和股权基金管理公司的业务和融资搭建了一个新的重要平台。

三、设立海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实现途径

一个地方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作为传统与新型产品相结合的金融产品交易平台,具有很强的区域性,从国内现有的金交所布局来看,凡成立金交所的省市都是“一省一所”,而海南省尚属空白。海南省目前有中小微企业总数约14万户,个体工商户约27万户,占全省企业总数90%以上,其创造的最终产品和服务价值相当于海南省国内生产总值的60%左右,缴税额约占税收总额的50%,提供了近80%的城镇就业岗位,可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与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进步息息相关。

作为公开交易平台,公信力是交易机构的生命。2011年国办38号文掀起对各类交易所的清理整顿,在政府和社会公众的监管约束下,各交易机构的公信力也经受了双重考验。就金融行业的自身特点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而言,“出身”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信力,也代表着政策支持。在借鉴国内目前运营发展较好的金融资产交易所经验的基础上,可考虑由省级国资部门牵头、省属企业做第一大股东,同时邀请省内外有经验的金融机构或有资源的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海南金融资产交易所,采取国资控股的模式,在现有省属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基金投资管理的基础上,科学合理运用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平台,整合平台资源,通过贷款、投资、担保、服务等多重手段,为海南省上万家中小微企业提供一体化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各发起股东选拔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有机组合,采取市场化招聘,组成强有力的管理团队,可为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顺利[本文来自于日博体育 www.sh-shunnai.com]组建运行提供人才保障。

“没有金融牌照,却能做绝大多数金融牌照的业务”——这正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魅力所在。作为一种产权交易平台,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本质与产交所相近,其特殊之处在于交易的产品是金融资产及金融资产演化而来的产品。海南设立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应与区域内已有的产权类交易中心有所区别,应在运行中体现自身具备的特点:一是保证接收的金融机构或类金融机构以及企业提供的产品有所差异,产品种类尽可能丰富多样;二是重视产品创新。应多针对海南本地市场的特定需求,设计与开发一些创新性金融产品,这也对投资者的认知能力提出要求;三是加强风险控制。由于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产品具有多元和不断创新的特性,加之部分产品的交割周期较长,很容易在国内外经济形势及企业生产经营环境恶化时出现较大风险,因此有必要提前做好风险防控措施,防患于未然;四是加强投资者教育。参与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日常交易活动的投资者既有各类机构投资者,又有个人投资者,投资者的经验、知识及风险承受能力等各不相同。一个市场的发展空间多大,取决于最弱势的参与主体的信心和信任。在资本市场诸多参与方中,中小投资者无论资金规模、信息获取,还是自我保护能力,都处于天然的弱势地位。若不考虑投资者的利益和诉求,市场的稳定、创新和发展将缺乏稳固的基础,因此,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在运作过程中要始终重视和加强投资者的教育和保护[3]。

(责任编辑:张恩娟)

参考文献

[1]马庆强.我国金融资产交易所发展问题研究——基于北京、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的比较[J].华北金融,2014(3).

[2]艾亚.以改革创新实现金融资产交易最大红利[J].国际融资,2013(3).

[3]刘伟锋,俞薇.我国金融资产交易市场现状与问题研究[J].北方经贸,2015(26).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2-27 10:13:30
网友评论《关于设立海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的思考》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