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银论文:“银”“货”两清后,

走投无路,女大学生筹钱救父 
   2010年夏,女大学生唐燕从北京一所大学的英语专业毕业后,应聘到广州一家外企做办公室文员。可能一时无法适应新的环境,加之不懂粤语,唐燕感觉自己备受冷落,心态一直调整不过来,工作不到半年,她就辞职了。 
   回到上海,唐燕打算先找一些文字翻译的活儿在家干,然后慢慢寻找自己喜欢的工作。可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家中就发生了变故。 
   2011年清明节过后,唐燕的爸爸被查出患上了癌症!仅两个多月,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外债。爸爸生病之前没有正式工作,平时做些小买卖,收入不多。妈妈是家庭妇女,整日围着锅碗瓢盆转。家庭生活的开支主要来源于爸爸。现在家里经济支柱突然倒塌,别说治病,就连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都难以保证。心急如焚的唐燕,不知如何是好。 
   她身边的同学和朋友也是刚刚参加工作,没有积蓄,无法相助。就在这时,闺蜜张瑛神神秘秘地给她出了个主意。张瑛压低嗓门,神秘地说,听说“代人怀孕”很来钱,你要不要试试? 
   唐燕一听,气得脑袋充血,我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你让我去做这种事情!“我也是帮你多想点办法而已,告诉你有这种行当,你自己看着办啊。”当晚,唐燕步履沉重地回到家,默默地上了床。那个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突然老了,像颗要滚落下地的果实。 
   晚上,唐燕怎么也睡不着,张瑛的建议,变成了一粒种子,长进了她的脑子里。她毅然决然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电脑。代孕——她在百度输入这两个字。一时间,漫天信息向她袭来。 
   唐燕压抑着心脏的狂跳,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现在,我就是家里的舵手,我的想法决定着家里的浮沉。 
   唐燕发现,有不少从事代孕的中介机构,专门物色年轻女子做代孕妈妈,帮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夫妻代孕生子,报酬不菲,而且越是高学历、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获取的报酬就越高。 
   在网上浏览了好几天,唐燕终于不再犹豫。 
   她找了一家代孕中介,仔细询问了代孕的各种事项,提供了自己的个人资料,跟中介说明自己的情况,请他们尽快为她安排,并且希望在孩子出生前能拿到一些钱。 
   中介一口答应下来,并说像她这种年轻漂亮的大学毕业生,一定会有很多客户垂青。 
   唐燕从中介那里了解到,代孕有3种方式:第一种是人工受孕,通过人工的方式,把男方的精子注入代孕妈妈的子宫;第二种是试管婴儿,用医学方式让男方的精子和他妻子的卵子在体外受精,培育胚胎,然后移植到代孕妈妈的子宫里;第三种则是自然受孕,就是男方和代孕妈妈共同居住一段时间,让代孕妈妈自然怀孕。虽然第三种方式(即自然受孕)的酬劳最高,但唐燕还是选择了第一种代孕方式。 
   代孕生子,孕育结下母子情 
   经中介牵线搭桥,很快,唐燕的资料被柳州的覃华看中了。 
   中介介绍,覃华是柳州一家私企老板,事业有成,家资颇丰。因其妻多年无法生育,故想请人代孕。 
   看到唐燕的资料,覃华很满意。2011年9月,中介安排唐燕到柳州与覃华见面。对方查验了唐燕的身份资料和毕业证书。然后,唐燕在中介的安排下去医院做了一系列严格的身体检查。体检合格后,覃华正式选择唐燕为他代孕生子。而唐燕也在中介提供的代孕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整个过程顺利无阻,唐燕像个签下“生死状”的勇士,没有回头的余地。她当时并没有做母亲的概念,在她心里,这只是一笔交易——各取所需,然后分道扬镳。因为她急需用钱,覃华同意先期支付3万元。钱进了妈妈的账号后,唐燕马上赶回上海,对妈妈谎称自己在外地找到了好工作,嘱咐爸爸安心治病。随后收拾生活物品,返回柳州。几天后,她与覃华到广州某医院检查,并住进了中介为她在广州租的房子里,开始了代孕生活。 
   在几次人工受孕之后,唐燕成功地怀上了小宝宝。一天里的很多时候,唐燕一个人待在屋里,默默地等待果实的成熟。必须出门的情况下,她会戴上帽子、眼镜,尽量不被可能认识的人看出来。 
   怀孕7个月的时候,唐燕待在屋里的时间更长了。也许是习惯了,相比起最初,她的孤独似乎少了许多。她已经接受自己有个伴,在寂静的夜里,肚子里的每一次胎动,都让她心里涌动温柔。2012年10月初,她在阵痛中上了产床。经过一个晚上的痛苦挣扎,伴随着响亮的婴儿啼哭声,漫天的悲与喜淹没了产床上疲惫不堪的她。 
   “男孩!”唐燕听到了产房外一阵嘈杂的声音,应该是孩子“父母”开心的说笑声。 
   依照当初签订的协议,覃华又支付了26万元给唐燕。后来覃华和中介一起找了月嫂和保姆,照顾孩子和坐月子的唐燕,并决定让她用母乳喂养孩子到一百天。 
   怀胎十月,亲自哺育,柔软的婴儿填满了唐燕空虚的怀抱。儿子用整个身心来吮吸她体内原始的母爱,让她萌发出无比蓬勃的保护欲望。孩子在唐燕身边待到了一百天后,覃华将他从唐燕身边抱走了。 
   思儿心切,代孕母讨要探视权 
   2013年1月底,唐燕回到了上海。爸爸的病情在稳定了一段时间之后,却出现了反复。这一次来势更加凶猛,最终无法救治! 
   爸爸去世后,唐燕用覃华给她的第二笔钱还清了家里所欠的外债。 
   沉重的经济负担卸下了,可是,唐燕却开始彻夜难眠,她的心在揪扯着,拼命地想着那个曾在她怀里安然入睡的孩子。 
   料理完爸爸的后事,唐燕找了一份工作,在一所幼儿园做英语老师。每天,那些活蹦乱跳的小身影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变成了他们的母亲。等到孩子们放学回家后,空空如也的教室,让她感到无比的落寞。 
   在离开广州之前,覃华就和唐燕约定,双方联系就此结束,不再相见。所以他把孩子抱回家后就再也没有告诉过唐燕任何关于孩子的信息。这让她无比痛苦、失落。 
   唐燕曾经多次打电话给覃华,希望他能够让她探视孩子,可每次他们都谈不拢。覃华的拒绝让唐燕非常痛苦。被强烈的思念困扰,既伤心又气愤的唐燕专程跑到柳州找覃华商量,覃华再次拒绝了她的“非分”请求。
2013年10月,万般无奈的唐燕将覃华告到了他所居住的辖区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她每个月探视孩子一次,每次3天。 
   2014年6月26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唐燕的代理人首先声明,唐燕并非想破坏覃华和他的家庭,也不要求带走孩子,只是希望能让她探视孩子。《婚姻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因此,法律赋予了不直接抚养子女的另一方以探视的权利。 
   覃华的代理人则纠正道,无论是《婚姻法》第三十六条还是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均是指离婚后的探视权如何行使。而本案中唐燕与覃华根本就没有结婚,故唐燕主张探视权没有法律依据。再说,代孕协议约定小孩生下来后归覃华抚养、监护,是唐燕自动放弃了其探视权。 
   唐燕的代理人却说,协议并没有剥夺唐燕的探视权,即使有约定,也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为无效。毕竟,无论孩子是通过什么方式出生,她都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应该享有这样的权利…… 
   覃华的代理人依旧表示反对,其认为,享有探视权的主体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与子女保持父母子女权利义务关系;二是离婚后与子女分开生活的非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母一方。而覃华和唐燕自始至终都不是夫妻,孩子并非覃华和唐燕的婚生子。因此,唐燕没有这种权利。且按照当初的代孕协议,覃华和唐燕之间只是“代孕交易”关系,从付完全部代孕费用、带走孩子时起,孩子就已经与唐燕无关了。如果允许唐燕探视孩子,孩子将来势必知道自己的身世,这样一来,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由于双方各执己见,法官试图组织调解,但被告方不同意。尽管如此,法官也没有一判了之,希望双方庭后再考虑考虑,最好协商解决。庭审后,主办法官曾多次找到覃华,向他释法明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覃华被法官的诚意打动,态度有所缓和。 
   唐燕知道,代孕妈妈讨要探视权的情况并不多,代孕属于我国法律上的一个空白地带,如何处理由此产生的纠纷,并没有一定之规可以做标准,这让法官也感到棘手。 
   但不管怎么样,她毕竟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出生方式的特殊并不能否定她和孩子之间的母子关系。她期盼能有一个圆满的结果。 
   同年9月底,唐燕和覃华终于在法官耐心细致的调解下达成了协议:覃华同意唐燕每年探望孩子6次,探视的时间和地点由他们自行协商。 
   在得到这个结果后,唐燕终于开心地笑了。 
   (因涉及个人隐私,故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后语: 
   唐燕最终如愿以偿,得到了探视孩子的机会。从代孕生子到被思念煎熬,再到打官司,其中的苦楚难以言述。这样的结果是好还是坏,谁也说不准。 
   其实,我国法律并不认可代孕行为。代孕协议看似严谨,但其行为因与民事法律行为遵守公序良俗的原则相违背,无论约定得多么全面细致,都不会得到法律的支持。所以代孕妈妈和委托代孕的人都要冒很大的风险。何况生孩子本来就是一件无法预知的事,各种状况都可能出现。比如,代孕妈妈在怀孕生产中患病或者出现意外,代孕所生的孩子畸形、残疾、夭折,抑或是代孕妈妈生产后不愿意交出孩子、委托代孕的人放弃孩子等。 
   当这些问题发生时,想索要因此而造成的经济、身体和精神损失,会困难重重。 
   代孕产生亲属关系的混乱,不可避免地引起社会伦理关系、继承关系、抚养关系的混乱,带来其他法律问题。我们期待国家尽快对代孕行为予以立法规范,在此之前,也希望不要有更多的女性和家庭去冒险尝试。 货银论文
   编辑 / 杨世莹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5-27 21:52:57
网友评论《货银论文:“银”“货”两清后,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