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

 1 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分析 
  1.1 英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分析 
  在殖民贸易和投资领域的快速发展背景下,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应运而生。起初,国际金融治理机制是围绕“中心—外围”这一思想而编制的,在“中心—外围”模式下,英国逐渐占据了国际金融发展的核心地位。同时,它作为全球霸权国家,注重利用贸易收支体系调控国际收支平衡情况,且若遇到不平衡问题时,则会经过英国等中心国家的交流、探讨,对不平衡问题进行逐一解决。例如:在国际收支平衡调控时法兰西银行就曾在1839年借给了英格兰银行部分黄金。丹麦国家银行也曾在1882年借给瑞典中央银行几百万克朗,由此实现了对金融不稳定性问题的控制[1]。但是,“中心—外围”模式下的外围国家,例如:拉丁美洲、欧洲国家央行等等,并不愿意参与到国际金融活动中。 
  1.2 美国霸权主义下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分析 
  在国际金融快速发展背景下,美国霸权主义下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逐渐被建立了起来。在这一治理机制下,也始终坚守着“中心—外围”的体系运作思想。但是G7发达国家是中心国家,民族国家成为了外围国家。同时,在以美国霸权主义为主导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具体实施过程中,注重把利率调节、IMF干预、贷款调节等等,作为主要的治理内容。而体系中的援助对象主要集中于贫困国家,因为,从SIPRI军事支出数据可知,美国的军费支出已经达到了6100美元是英法德日中俄韩印八国的总和。所以,只有做好贫困国家的经济运行援助工作,才能更好的维护全球体系平衡性,避免因贫富差距过大引起动荡。 
  1.3 多极化背景下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分析 
  在次贷危机发生以后,国际金融市场表现出了秩序混乱、经济下滑等问题,为了避免这一系列问题的发生严重危及到全球金融的稳定发展。中心国家开始倡导建立G2O,G2O最早出现在1999年,它主要是通过会议形式交流、解决关于国际金融治理、金融市场透明度等方面的问题,并注重在会议上给予发展中国家一定话语权,就此实现对国际金融市场平衡性的维护。 
  2 国际金融治理机制面临的困境分析 
  2.1 权力结构失衡问题显著 
  从经济领域发展角度来看,2015年我国经济发展总量已经达到了10.38万亿美元,而2016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开始上升为11.2029万亿美元,增长率是6.7%。同时,预计2017年仍然会保持6.9%的增长速率。 
  从国家统计局报告数据可看出,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开始有所提升,甚至超过了30%。因而,给美国军事带来了一定挑战,并表现出了权力结构失衡问题。此外,在国际金融领域快速发展背景下,国外直接投资FDI投入存量开始有所上涨。但是,因为跨国公司利益与国家利益不完全一致,所以很容易引发权力结构失衡问题,除此之外由于美国逐渐失去全球治理权力。因而,权力结构失衡问题越发突出,必须在国际金融治理机制改革期间解决这一问题。 
  2.2 金融市场秩序混乱 
  金融市场秩序混乱也是国际金融治理机制改革过程中表现出的主要问题之一,它主要归咎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在国际金融市场实际运行过程中,产生了货币信用膨胀问题。而货币信用膨胀又改变了全球商品贸易流动结构,并引发了一系列套利行为,所以很容易打乱市场运行秩序。 
  第二,在金融危机背景下,美国等发达国家开始实施美元升值政策,这一行为,给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冲击。例如:1990年日本经济下滑,2009年欧债危机等,就是因美元升值泛滥所导致的,最终威胁到了国际金融市场运行稳定性[2]。 
  2.3 金融组织调节能力较差 
  因为,在国际金融市场运行期间,一旦发生不平衡的经济运行问题,就必须利用货币政策实施调节工作,但因每种调节方式都是有代价的,所以会在一定程度上损害某基层从业者福利,甚至调节失败。此外,在金融组织调解工作进行期间,一些国家倾向于采取“避免”或者“推迟”的调节方法,这两种调节方法要求其他国家要配合进行“主动调节”。因而,很容易表现出调节效果较差的问题。在面对这一系列问题时,应注重倡导探索一个可行性的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路径。 
  3 我国应对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的策略分析 
  3.1 坚持“互利共赢”的发展目标 
  在面对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问题时,需坚守“互利共赢”发展目标。“互利共赢”就是指通过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统筹安排,实现既满足我国利益,又可促进共同发展的目标。它有助于在不同经济运行机制、不同文化习俗的环境中,让我国更好的完成金融战略目标。同时,在“互利共赢”发展理念推进过程中,为了解决中心国家不注重发展中国家经济水平的问题,应倡导以协调、配合的方式,提高中心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关注度,并在考虑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减免贫困国家债务且向贫困国家提供援助支撑,帮助贫困国家走出经济困境,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的平衡性发展。此外,在国际金融市场运行期间,应注重借助国际经济峰会这一平台,宣传“共创互利共赢、共同发展未来”的愿景,让“互利共赢”成为所有国家发展的核心,共同打开“合作共赢”的金融合作发展局面。除此之外,從国际金融发展实况来看,“中心—外围”机制作用日渐削弱[3]。同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数量也逐渐达到了全球的85%,而GDP方面,也上升到了60%,总共贡献了80%的全球经济增长。所以,推进“互利共赢”是国际金融领域发展的趋势所向,只有如此才能更好的控制霸权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调控行为。
3.2 加强与各国的团结协作 
  在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计划推进过程中,为了稳固我国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竞争地位,应注重加强与各国间的合作。即在“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前提下,签署合作伙伴关系计划,共同为同一发展目标而努力。例如:TPP、TTIP等的签署,均是各国之间团结协作的一种表现。在与各国协作过程中,要注重对以下几点内容予以把握:首先,我国在与其他国家构建合作关系时,需先考虑与新兴经济体大国和发达国家建立友好关系,保持双方权利平衡性。其次,在“互利共赢”理念导向下,围绕G2O建立一个协商平台,包括规则制定、市场监管、最后贷款人、商业保险救助、财政支持五个板块。从国际规则的制定视角来看,主要由G2O/FSB/IMF等决定,而国内规则,由央行、财政部决定。在市场监督工作进行时,主要由央行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协作监管资本市场运行状况,并实时监督市场失灵问题。最后,协商平台上的最后贷款人,则是由多边金融机构确定。商业保险救助,就是向一些贫困国家提供救助资金,就此实现对金融风险问题的有效应对。即以G2O为导向的协商平台,注重强调我国与其他国家的团结协作、“互利共赢”,可增强我国的国际金融风险抵抗能力,更好地完成金融事务处理工作。除此之外,为了推进国际金融治理工作的有序开展,需在国际金融治理机制改革期间,发挥中国—东盟“10+1”、亚太经合组织、中阿合作论坛等作用,打造一个良好的多边合作环境,共同处理金融市场运作问题。 
  3.3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发展 
  从现阶段来看,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发展也有助于应对国际金融治理机制改革问题。为此,应从以下几个层面入手: 
  第一,为了保证我国能够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稳中求胜,需打通政府、市场、企业的传导机制,共同支撑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同时,在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具体推进过程中,需由政府机构负责构建相关法律和政策,就此通过法律途径来鼓励企业对外投资,并通过国家风险管理机制的完善,强化我国金融对外投资比例的提升,从根本上消除人民币国际化发展障碍[4]。 
  第二,为了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目标,应由政府负责完善国际清算体系、海外债券市场环境等等。其中,在人民币国际清算体系构建时,应强调对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推广。即GIPS的推广,因为GIPS有跨境人民币业务处理、跨境融资办理、跨境个人汇款业务处理、跨境直接投资、跨境货物贸易结算等功能,同时可实现清算业务的集中处理。因而可在提高清算效率的基础上,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发展,并更好的实现对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问题的应对。 
  第三,为了做好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推广工作,应先确定人民币国际化市场中的汇率均衡点,就此争取更大的国际金融市场话语权。 
  4 结束语 
  综上可知,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表现出了权力结构失衡、金融市场秩序混乱、金融组织协调能力差等困境问题,阻碍了国际金融发展步伐。此时,为了加强各国之间的金融交易,改善、调节国际收支状况,应从坚持“互利共赢”发展目标、加强各国之间团结协作、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发展三个方面入手,应对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问题。同时,注重以一年、半年或者一个季度为标准,反馈治理机制变革成效最终达到稳定发展目的。 
  参考文献 
  [1]陈玲芳.G20主导下的全球金融治理变革与中国的战略应对[J].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12(06):52-58. 
  [2]高杰英,王婉婷.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及中国的选择[J].经济学家,2016,14(08):65-71. 
  [3]李巍.中国金融崛起的国际环境与战略应对[J].国际安全研究,2013,13(04):44-63+157. 
  [4]黃仁伟.全球经济治理机制变革与金砖国家崛起的新机遇[J].国际关系研究,2013,11(01):54-70.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04 09:46:31
网友评论《国际金融治理机制变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