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理财市场议价博弈研究

日博体育 www.sh-shunnai.com

宁炜,孔荣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陕西杨陵712100)

摘要:本文基于修正的广义纳什议价模型,提出互联网理财市场的二人纳什议价模型,建立基于柯布道格拉斯函数的利润函数,分析互联网理财市场的收益分配均衡情况。研究结果显示,现阶段的互联网理财市场没有达到议价博弈纳什均衡,非均衡的可能原因是市场上垄断供给者的存在。因此,建议通过降低电商系供给者市场份额,及增加银行系供给者市场份额来优化现有资金配置情况,增加社会总效用,实现帕累托最优。

教育期刊网 http://www.sh-shunnai.com
关键词 :互联网理财市场;广义纳什均衡;寡头垄断;帕累托最优

中图分类号:F49文献标识码:粤文章编号:员园园猿原怨园猿员(2015)10原园园77原园

4DOI:10.3969/j.issn.1003-9031.2015.10.17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71373205)。

收稿日期:2015-08-29

作者简介:宁炜(1992-),男,四川泸州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学生;孔荣(1967-),女,新疆乌鲁木齐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一、引言

中国互联网理财市场从2013年6月正式建立以来,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规模逾万亿的新兴金融市场,其理财产品凭借收益稳定、风险低、变现快等优点受到投资者的追捧。投资者对于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投资实质是投资于产品对接的货币市场基金,投资收益率即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率。这个市场的供给者主要包括以天弘余额宝为代表的电商系供给者和以工银现金快线为代表的银行系供给者两大类,两类供给者由于议价能力的不同因而占据不同的市场份额。两类供给者之间对于市场份额和收益的竞争不应该局限于满足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应该达到市场整体的利益最大化,这样才能使得市场长期稳定的发展。由于存在天弘余额宝和微信理财通等少数几家垄断供给者,互联网理财市场可能会存在资源配置无效率的状态,导致市场无法长期稳定的发展。本文基于广义纳什议价模型(GeneralizedNashbargainingModel,GNBM),建立中国互联网理财市场的纳什议价模型,分析现实中的市场是否满足均衡状态,收益分配是否使得市场整体利益最大化。

二、文献综述

互联网理财创新的初次实践是eBay公司在1998年推出的PayPal,该产品的规模在2007年达到了10亿美元的峰值。用户只需对账户进行简单设置,其PayPal账户中的余额就会自动转入对接货币市场基金,获得投资收益。Garver(2005)指出,通过PayPal这个渠道,eBay公司增加了对于小微客户的服务,新建了利基市场[1]。González(2004)、Peláez(2006)的研究发现,PayPal的创新并非是为了获得资产管理或者基金营销的收益,而是为了沉淀资金,增加客户的粘性,其战略意义远大于直接收益[2-3]。

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理财产品创新的目的,余额宝增加了支付宝用户对于阿里集团产品的粘度,这对于阿里集团扩大市场份额,建立金融集团提供了强有力的补充。而工银现金快线等银行系互联网理财产品对于商业银行的战略意义在于打开小微客户市场,维持与传统目标客户群的联系,保证市场份额。

互联网理财产品本质上作为金融理财产品,其核心竞争力仍然是高收益率。互联网理财产品收益率普遍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这可以归结为市场流动性趋紧、供给者压缩成本利润和监管放松三个原因[4]。此外,互联网理财产品的另一个特点是高流动性。有别于传统的货币市场基金,与互联网理财产品挂钩的基金普遍实行T+0赎回方式,投资者可以随时从对接基金中提现支付,满足日常的资金需求,几乎不会面临流动性风险[5-6]。高收益率、高流动性和宽松的使用条件使得互联网理财市场规模持续扩大,不断冲击着传统行业。刘子玮(2014)、胡增永(2014)、柴用栋(2014)和丁杰(2015)分别从互联网理财对于商业银行、互联网公司、货币市场基金以及普惠金融的影响方面进行了论证[7-10]。互联网理财市场依托于货币市场基金,投资者对于理财产品的投资本质上是对于对接货币基金的投资。天弘余额宝和微信理财通等理财产品凭借其起步早,技术先进等优势,逐步扩大规模并实现规模经济,在市场上建立起了垄断优势。寡头垄断市场虽然满足市场供求均衡,但是局部均衡并不等同于社会最优化选择。互联网理财市场存在的寡头垄断特性不满足市场的帕累托最优资源配置,导致市场无法长期稳定的发展,这也体现为互联网理财产品收益率的非等比例降低,产品申购数减少等现状上。

合作博弈作为博弈论的两个主要分支之一,主要研究存在约束力契约的条件下,博弈局中人如何合作并分配收益,以保证整体利益最大化。该概念首先由Neumann和Morgenstern(1944)提出,经过Nash(1950)、Shapley(1952)、Schmeidler(1969)和Chwe(1994)等人的完善,现已广泛应用于解决资源配置和市场机制设计问题,如I.Curie(l1997)、J.M.Bilbao(2005)、曹宪生(2011)和胡青华(2014)分别将合作博弈理论应用于金融机构、物流链、移动商务和网络定价机制设计研究[11-14]。以纳什议价模型及其扩展模型为代表的博弈联盟形成过程分析是合作博弈研究的两个主要方向之一①。Nash(1950)首先在其文献中讨论了两人合作博弈中的议价问题,指出议价博弈纳什解是唯一满足帕累托效率、线性变换无关性、独立于无关选择和对称性的解[15]。Kalai和Smorodinsky(1975)提出了议价博弈的K-S解法,解决了纳什解法中的公平性问题[16]。随后,Roth(1977)提出了广义纳什议价模型,在纳什议价模型中考虑了谈判者的议价能力差异,消除了原有模型对于双方谈判能力对等的假设[17]。广义纳什议价模型的一个缺陷是将反映谈判者议价能力的参数设定为外生,而实际情况是谈判能力会受到自身和对方多种因素的影响,这使得广义纳什议价模型理论和实际之间存在偏差。

本文的创新点主要体现在:第一,运用合作博弈的方法研究互联网理财市场的均衡问题。现有文献对于互联网理财的研究主要体现在规范经济学的研究范畴,鲜有从实证经济学范畴对该市场进行分析,没有采用市场数据对理论进行论证,忽视了该市场的现实发展状况。本文则向前推进一步,在理论分析的基础上,采用分析市场机制的前沿方法对互联网理财市场资源分配情况进行分析,填补这一研究空白。第二,利用修正的广义纳什议价模型分析。有别于传统广义纳什议价模型中对于议价能力的人为主观规定,本文选取多个影响供给者议价能力的因素,将模型中的议价能力指标内生化,克服了参数外生设定带来的模型误差,分析结果更能反映市场的现实发展情况。

三、议价博弈模型的建立

(一)议价模型的定义和基本假设

1.议价博弈模型的定义

本文假设在互联网理财产品市场上只有电商系和银行系理财产品供应者两个供给者,将问题转化为两个供给者通过议价博弈决定市场分配的问题。电商系和银行系供给者占有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并且属于两种类型的供给者在资本、收益率和经营目的等方面具有相似性,因而这个假设成立。一个典型的二人议价问题可以表述为G=(S,d,Ue,Ub),该二人议价问题由以下三个基本博弈要素构成:首先是局中人,即电商系理财产品供给者E和银行系理财产品供给者B;其次是一个结果集合S,该集合详细说明了所有可行备选方案的集合。在议价博弈中,所有的博弈局中人共用一个共同的结果集合,这其中包含了谈判破裂的可行备选方案;最后是局中人在给定的结果集合S上定义的效用函数Ui。广义纳什议价模型将二人议价模型归纳为求解规划:argmax

其中,浊代表两个博弈局中人合作博弈的初始分配总和,琢和茁是衡量两个局中人谈判能力的参数。局中人的博弈均衡以最终的整体效用最大化为标志,该议价均衡解考虑的是社会整体的效用增加而不是单个参与者的具体所得。

2.议价博弈模型的基本假设

对于二人议价博弈模型存在着如下的几个基本假设,要求模型必须满足:

(1)谈判破裂结果d给两个博弈局中人带来的效用是最低的,对于任意的结果而言,都应该有:Ue(s)≥de,Ub(s)≥db。这个假设保证了博弈局中人在议价过程中不会考虑比现状更加糟糕的结果,也保证了局中人在现状条件下具有改进现状的动机。

(2)至少存在一个s∈S使得两个局中人的效用要大于在谈判破裂时的效用,即Ue(s)>de,Ub(s)≥db。这个假设保证了局中人存在议价的空间,议价博弈可以使得参与者获得更高的效用。

(3)博弈局中人电商系理财产品E和银行系理财产品B都是风险中性的。这个假设符合现实情况,电商和银行虽然经营互联网理财产品,但都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因而具有较小的可能在承担高额风险的情况下追逐不对等的收益;而当风险发生时,电商和银行可以利用其他业务的盈利来对冲理财产品市场的亏损。这个假定帮助本文直接利用利润函数来衡量参与者的效用。

(二)局中人的效用函数及谈判能力

博弈论在应用时的难点不在于模型的理解,而在于模型中支付函数的构造,不同的支付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均衡结果。Hirshleifer(2001)对此具有深刻的论述淤。对于两个局中人风险中性的假设,本文可以用利润函数来衡量效用。互联网理财产品的运作方式是以理财产品为中介,从个人投资者手中募集资金并投资于货币市场,从中赚取差价。金融行业存在的规模递增效应可以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衡量,本文中表现为电商系E和银行系B供给者利用募集资金作为生产资料进行生产。成本方面,供给者的成本主要是投资者的本利和。根据以上的分析,本文建立的局中人的效用函数为:

其中,Mi为供给者i通过各自的产品所募集的资金,表现为理财产品的规模,也表现该供给者的生产资料;根据经验得到的金融行业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为Mi1.01由于1.01>1,因而该函数可以刻画金融行业的规模递增效应,ri为互联网理财产品的7日年化收益率。

局中人的谈判能力是指在议价博弈谈判过程获得更好的价格及收益能力。谈判能力的影响因素有许多,包括投入要素价格与单位价值质量的能力、品牌知名度、替代品威胁能力等。由于电商系和银行系互联网理财产品受到市场集中度、产品质量因素的影响高度相似,因而选择品牌知名度、顾客群、转换成本三个指标来衡量两个局中人的谈判能力。三个影响因素的量化指标分别为搜索引擎检索量(Ni)、认购份额数(Xi)以及7日年化收益率的倒数(1/ri)。由于三个因素对于谈判能力的影响程度相当,因而赋予等权重1/3。得到的谈判能力函数为:

四、议价博弈模型的纳什均衡解

议价问题的纳什均衡解考虑的是所有合作者作为一个整体所得到的效用最大,而并非考虑各自具体的效用所得。本文中将电商系和银行系整体看作博弈局中人,根据市场数据求解出两个不同理财产品市场供给者之间的议价博弈纳什均衡解。求解所需数据见表1和表2。

由表1、表2可知,汇总年化收益率采取加权平均法以市场规模为权数求得,网络检索量选取周期为最近30天。根据数据以及第三部分的分析,可以在式(1)、(2)、(3)的基础上建立博弈模型为:

通过Matlab中的fmincon函数,可以求解出模型的纳什均衡解为(Me,Mb,U)=(5142.55,4678.45,241.73),而实际的市场效用组合为(8283.60,1538.17,168.18)。可见,由电商系和银行系构成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市场没有达到纳什议价均衡状态,存在市场资源配置优化的空间。由于市场只是达到了供求市场的均衡,而没有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因而市场不稳定,存在改进的空间。通过Matlab绘制的博弈可行集图像见图1。

图1表示电商系和银行系二人议价博弈的所有可行解。其中非可行集表示所有不满足约束条件Me+Mb≤9821.778的集合。分析可知,在满足约束条件的前提下,效用函数是Me和Mb的增函数,因此效用会随着自变量的增加而增加,直到满足条件Me+Mb=9821.778达到最大值。又由于二者大小存在反比例关系,因而图像在Me-Mb平面上是凹函数,在Me-Mb-U平面上是凸函数。效用最大点是凸函数的脊部与Me+Mb=9821.778的交点,即(5142.55,4678.45,241.73),而实际的组合点为(8283.60,1538.17,168.18),该点只满足约束条件,不在凸函数的脊部上。结果表示,实际的组合不满足议价纳什均衡,互联网理财产品市场的资源配置没有达到最优状态,可以通过减少电商系的市场份额并增加银行系的市场份额来优化资金配置,提高社会整体效率,增加社会整体效用水平。对于现实非均衡状态的调整反映在电商系理财产品收益率相对于银行系理财产品收益率逐渐走低的现状上来。虽然互联网理财市场受到共同的外部冲击导致收益率逐步降低,但是电商系产品的收益率下降显著快于银行系产品。这表明:由于市场处于非均衡状态,市场调节机制导致收益率变化,最终反映到两种类型供给者的市场份额的变化,并使得二者之间的收益分配逐步调整趋于均衡状态。

五、结论与建议

本文基于广义纳什议价模型(GNBM),研究了由电商系和银行系作为参与者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市场的收益分配问题。提出的议价模型对传统的广义纳什议价模型进行修正,克服了谈判能力参数外生的缺陷,将搜索引擎检索量、认购份额数以及7日年化收益率和谈判能力相关联。并且采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在考虑规模效应递增的情况下确定两参与人的效用,分析互联网理财市场的收益分配均衡情况。结果表明,现阶段的互联网理财市场并没有达到纳什议价均衡状态,其分配带来的社会整体效用小于均衡状态的效用。这表明在现阶段,互联网理财市场电商系和银行系供给者所各自拥有的市场份额、提供的市场利率虽然使得市场处于供求均衡状态,但是不满足帕累托最优状态。可以通过降低电商系供给者的市场份额同时增加银行系供给者的市场份额来优化现有资金配置,提高市场配置效率,增加社会福利。

现阶段的互联网理财市场是一个垄断竞争市场,以市场规模衡量,只有阿里余额宝、微信理财通以及工银货币等少数几种产品的市场份额超过500亿,其中阿里余额宝的市场规模更是远超于整个银行系市场规模的总和,少数几家企业占有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这些垄断供给者凭借自己的垄断优势获取最大利润的同时,造成的市场价格扭曲降低了市场资金分配的效率,社会资源分配没有达到帕累托最优状态。追随企业可以通过显著提高产品的收益率,加大宣传力度以及多角化经营策略等方法增加市场份额,而垄断企业应该充分认识到垄断的缺陷,主动采取策略降低市场份额。通过这种双向的互动作用机制,使得市场份额更加趋于帕累托最优状态,打破现有的分配不均衡状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增加整体的效用水平。(责任编辑:张恩娟)

教育期刊网 http://www.sh-shunnai.com
参考文献

[1]GarverR.eBayandBanking:IsPayPalaSeriousRival?[J].AmericanBanker,2005.

[2]Gonz佗lezAG.PayPal:thelegalstatusofC2Cpaymentsystems[J].ComputerLaw&SecurityReview,2004,20(4):293-299.

[3]Pel佗ezRM,NovellaFJR.ApplicationofElectronicCurrencyontheOnlinePaymentSystemlikePayPal[J].IfipInternationalFederationforInformationProcessing,2006:44-56.

[4]李大治,徐奕晗.互联网理财对银行冲击的深层思考[J].国际金融,2014(5):64-67.

[5]徐会志,刘建.互联网理财的法律监管[J].中国金融,2014(8):47-49.

[6]乔海曙,李颖.余额宝的鲇鱼效应、存款利率市场化及其应对[J].当代财经,2014(8):41-49.

[7]刘子玮,雷生茂.互联网理财产品对我国金融行业的影响[J].现代商业,2014(17):209-211.

[8]胡增永.互联网理财与传统银行理财业务比较研究[J].财会通讯,2014(32):4-6.

[9]柴用栋,曹剑飞.互联网货币基金收益率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SHIBOR利率的关系研究[J].学术论坛,2014(10):79-84.

[10]丁杰.互联网金融与普惠金融的理论及现实悖论[J].财经科学,2015(6):1-10.

[11]CurielI.LocationGames[J].Theory&DecisionLi原brary,1997.

[12]BilbaoJM,Fern佗ndezJR,L佼pezJJ,etal.Complexi原tyincooperativegametheory[J].ServicioDePublicaciones,2005,53(4):761-762.

[13]胡青华,邓少灵.基于纳什联盟博弈的移动商务生态圈价值分配模型[J].物流科技,2014(11):28-36.

[14]曹宪生,周亚平,庄宏斌.基于合作博弈纳什议价的几种网络定价结构模型比较[J].运筹与管理,2011,04:58-63.

[15]NashJF.TheBargainingProblem[J].Econometrica,1950,18(2):155-162.

[16]KalaiE,SmorodinskyM.OtherSolutionstoNash´sBargainingProblem[J].Econometrica,1975,43(3):513-18.

[17]RothaE,PostlewaiteA.Weakversusstrongdomina原tioninamarketwithindivisiblegoods[J].JournalofMathe原maticalEconomics,1977,4(77):131-137.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5-11-02 14:25:16
网友评论《互联网理财市场议价博弈研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