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教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层次化发展研究

日博体育 www.sh-shunnai.com 基金项目:吉林省教育厅“十二五”社会科学研究项目“出国劳务人员留守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以延边地区朝鲜族为例”(2010103-611010003)。

收稿日期:2015—03—02

作者简介:封莎(1981— ),女,吉林通化人。延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在读博士,研究方向:思想政治教育。

封莎

(延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吉林延吉133002)

摘要:少数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素质形成的传承性、外习性、发展性的特征使其形成多元、复杂的发展需求。教育主体重点考虑未成年人需求多样化与教育目标之间的矛盾、接受能力与教育内容的衔接问题、教育方法单一、教育情感缺失等因素,从教育客体、教育目标与内容、教育方法与载体、教育环境等方面进行整合,以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提高少数民族地区人口素质,促进地区发展繁荣。

教育期刊网 http://www.sh-shunnai.com
关键词 :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层次化发展

DOI:10.16083/j.cnki.22-1296/g4.2015.09.046

中图分类号:G64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1—1580(2015)09—0107—02

一、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素质的形成及其特点

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素质的形成是时间与空间交互作用的结果。时间指向时代维度,特指民族传统文化与当前客观物质环境相适应的精神文化思想理念追求。空间则是指地域的杂合、民族的复合、文化的交融、习俗的渗透等,是多元维度复合式存在方式产生的延续性、发展性结果。其形成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民族传承性。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素质形成过程中,民族的固有文化观念伴随生活潜移默化地形成,家庭的沿袭,学校和社会对其传统观念采取尊重和保护的态度与措施,为少数民族传统思想观念的传承提供了平台,使少数民族地区的未成年人在多元文化生态中共生、共融而传承了本民族的文化特质。

第二,外习性。民族地区通常是多民族杂居。地域范围、民族结构、文化存在、观念习俗外显都具有共存与融合的特征。在长期的生活交互过程中,各民族之间的观念与习俗日益渗透,进而相互汲取优秀观念,使得本民族固有观念得以丰富。未成年人善于主动接触并汲取外来文化及观念,这种外习性使少数民族与其他民族得以相互融合,和谐共存。

第三,发展性。民族地区未成年人的思想政治素质不是纵向的传承与他民族横向习得的简单机械式综合,是兼顾时代发展阶段的客观社会存在而形成彰显时代特色的发展性结果。少数民族地区未成年人的思想政治素质的流动性、变动性较其他地区学生更为明显,他们对新观念、新思想的洞察与接受能力更强,更具发展性。

二、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的困境

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总体上较为稳定,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存在缺乏针对性、层次性问题。家庭教育处于较为零散状态;社会教育总体上缺少宏观把握;学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发生机制缺少“接地气儿”的教育落实,存在“两层皮”现象。

第一,教育对象需求多样化与教育阶段目标之间的矛盾。“目标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体现思想政治教育本质、连接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的重要媒介。”[1]当前,部分民族地区在进行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缺少对家庭结构、家庭背景、年龄结构的未成年人心理状态及需求进行深入分析,使思想政治教育脱离现实,教育目标缺少向下衍生系统子目标,在实效性方面大打折扣。

第二,教育内容与教育对象接受能力之间存在间隙。民族地区学校针对未成年人的思想政治教育目标设置笼统,使教育内容空泛,针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教育,思想道德教育,中教民主、法制和纪律教育等方面的内容讲解泛泛,缺乏与实际生活的连接点,未成年人的思想问题、政治观念疑惑、道德取向质疑等方面的困惑不能被洞察,面对那些比较宏大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教育,很难内化接受,无法达到思想政治教育的预期效果。

第三,教育方法过于单一。思想政治教育方法是众多教育要素中的关键媒介,是教育目标与内容得以实践和完成的必要手段。少数民族地处偏远地区,信息资源流通受阻,教育主体观念陈旧,方法的选择相对单一,缺少主客体互动、理论与实践互动。处于不同成长阶段的未成年人在思想认知方面的差异性较强,对于思想政治教育的触动点相对分散,对方法选择的接受程度也各不相同,单一的教育方法无法满足其日益成长的意识期待。

第四,教育情感匮乏。思想政治教育需要教育主体以情感人、以德化人,脱离了情感的思想政治教育很难与他人产生共鸣、达成认可并接受。民族地区教育主体职业素养、思想道德意识不高,加之部分教育者生活工作环境简陋,极易产生负面消极情绪,影响思想政治教育理念的正常传输。素质教育在这些地区难以实现,教育主体的主观忽视直接影响未成年人道德情感的养成。

三、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层次化构建

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层次化构建是以少数民族地区未成年人这个特殊群体为教育对象,通过考虑其所处不同的民族地域文化、民族习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状态,以未成年人的纵向与横向发展需求为基本点,将教育对象划分为不同层次进行教育引导。

(一)教育客体层次化。教育客体层次化是民族地区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起点,是提高教育实效性的必要环节,可从纵向和横向两方面综合考虑。纵向指按照生理年龄层、心理发育阶段、民族文化保持程度划分。横向划分是指按实际生活环境进行区分,如家庭结构、语言沟通方式、家庭生活水平等。民族地区社会经济水平相对落后,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使得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家庭、空巢家庭、单亲家庭及离异家庭比重加大,家庭教育缺失、情感互动匮乏是思想政治教育重点关注点。

(二)教育目标、内容层次化。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目标“是使受教育者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使其具备基本的道德意识和法律意识,能够在符合基本道德底线的基础上合理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妥善地处理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关系”。[2]目标的制定应将短期目标与其实际生活接轨,进行有效引导,以他们身心成长状况为基点,着重培养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接班人。探寻社会热点、社会焦点,提高学生辨别是非的能力与方法,提高其践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自觉性。

(三)教育方法、载体层次化。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方法与载体的选取和运用以他们的接受能力为出发点,分层次进行。增加读书学习法、主题活动参与法、网络教育法等。利用网络、微信、微博、QQ等载体,将思想政治教育切实深入到未成年人的学习与生活中,发挥红色资源、民族文化资源的教育功能。统筹学校与社会资源,开发新型教学模式,如“翻转课堂式教学模式”、“微课”、“慕课”等,通过视频教学,增加学生与教师间的互动,通过精悍的视频短片、直接有效的教学流程设计、情景化的资源结构,增强教学的趣味性和实效性。

(四)教育环境层次化。家庭、学校和社会须进行有针对性的统筹。民族地区家庭结构的特殊化使得父母需要克服时间与空间的困难,对子女进行关怀与疏导,对于隔辈教育、朋辈之间的交流,需要学校派人或相关部门定期进行宣传引导。学校教育在着重提高教师职业素养的同时,加强课堂教育,校园文化、教师师德建设。社会组织则要“整合利用各种教育资源和活动场所,开展富有吸引力的思想教育和文体活动,真正把教育引导未成年人的工作落实到基层”。[3]

教育期刊网 http://www.sh-shunnai.com
参考文献

[1]王平.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理论研究[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13.

[2]李东艳.思想政治教育层次化分析[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1(4).

[3]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S].2004.

[4]何胜宝.做好民族地区思想政治工作的几点思考[J].思想工作,2004(5).

[5]邓辉煌.民族地区精神文明建设中的思想政治工作[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4).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12-26 14:34:38
网友评论《中教民族地区未成年人思想政治教育层次化发展研究》
相关论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