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文化论文:论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协调发展

◆ 中图分类号:F590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不仅可保护和弘扬城市文化遗产,而且可促进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发展,同时也需要城市加快文化特色建设的步伐。本文以国际社会文化遗产保护先进国的经验为借鉴,以沈阳为例,分析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间的辩证关系,提出促进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协调发展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文化遗产旅游 城市文化特色 协调发展 沈阳 
   
  问题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成为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各地政府为拉动社会经济增长,大肆推动城市的规划建设,盲目追求城市国际化,甚至“摊大饼”式地无限扩大和蔓延城区面积,造成对城市环境和城市文化的严重影响与破坏。与此同时,城市建设过程中过度的开发方式、商业化的运作以及城市之间的相互观摩、模仿和复制,使城市特色正在快速的沦丧,“千城一面”的现象越来严重。上海世博会主设计师马丁•罗班说:“当下中国城市普遍缺乏自己的特色,以至于从酒店的窗户望出去,城市风貌‘千城一面’”。那么,究竟如何才能体现中国城市的特色,避免“南方北方一个样,大城小城一个样,城里城外一个样” 的现象呢? 
  本文以国际社会文化遗产保护先进国的经验为借鉴,以沈阳为例,分析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间的辩证关系,提出促进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协调发展的对策建议。 
  城市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的标记,每一个城市在它长期发展演化的历史进程中,都会逐渐积淀、形成有别于其他城市的文化特性(王迪云等,2007)。城市文化特色的存在正是一座城市区别于其他城市的主要方面,是一座城市得以生存和延续的优势。培育一座具有文化魅力的城市,在于对城市文化特色的发掘与认知、保持与维护、传承和弘扬、重塑与营造(单霁翔,2008),而城市文化遗产正是城市文化的历史见证、特色体现及重要发展资源。鉴于此,加强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利用,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协调发展,一个向后看,一个向前看,同时进行,使二者成为一个有机的完美的统一整体,不失为彰显城市特色有效的策略手段和重要的研究课题。 
   
  国际社会文化遗产保护运动及其经验借鉴 
   
  意大利作为文化遗产保护先进国首先创建了文化自然遗产委员会,从组织建设上确保了中央政府制定与执行政策的科学性,同时还不断完善文化保护教育体制与培训体系,使文物修复形成规模庞大的文化产业;法国比较重视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队伍建设,并先后进行了两次文化遗产大普查;美国更加关注对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强调对文化遗产的整体性保护,并且首先以国家公园模式来保护自然与文化遗产;英国最早提出通过制定城乡规划来防止人类对建筑类文化遗产破坏的做法,并借助民间力量,与市场融合的手段保护文化遗产;日本同样非常重视文化遗产保护,一方面,高度关注文化遗产的传承,尤其提高无形文化遗产继承人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重视文化遗产的“活用”,高度关注文化遗产保护的技术方法(苑利,2005)。 
  世界各文化遗产保护先进国的经验说明: 
  城市文化遗产是城市文化特色的集中体现,甚至是城市的精神名片。要想取得文化遗产保卫战的最终胜利,以凸显城市文化特色,必须从两个方面展开工作,即“认知保护”和“发展利用”。在“认知保护”文化遗产资源的基础上有效“发展利用”,以“发展利用”的方法手段促进、加强文化遗产资源的“认知保护”。然文化遗产资源发展利用的方式具有多样性,开发文化遗产旅游活动只是其中的一种。文化遗产旅游开发在认知、保护文化遗产资源的基础上深度挖掘、发挥文化遗产的功利价值,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等,对于凸显城市文化特色尤其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文化遗产旅游的开发客观上也要求加快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步伐。可以说,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间具有辩证的互动关系,二者彼此影响、互相促进、协调发展。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互动关系 
   
  (一)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促进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和谐、持续发展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保护和延续、承载和展现了城市独具特色的文化发展脉络,促进城市文化可持续发展。城市的形成,实际上是人们聚集活动的产物,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城市文化特色来源于城市的历史文化底蕴、地理人文环境,还来源于聚集在城市中人们的道德素养与精神风貌,并且不断地变得鲜明和丰满。这些城市的个性特色信息被大量地保留和记录在了城市文化遗产之中。一个富于文化特色、充满艺术魅力的城市,其演化成长最重要的客观规律,就是在城市发展进程中应该新旧和谐协同,互为依存,共生共荣,这是一切城市文化本质理念所在(李先逵,2009)。借助旅游之形式,开展文化遗产旅游,尊重并提高城市文化遗产的地位作用和价值意义,将有效达到保护和延续、承载和展现城市文化特色的目的,而城市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关键在于对原有的城市文化特色加以保护和维持。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使城市文化遗产资源具有了市场意义和经济意义,为城市文化特色建设注入新的思路和动力。城市要发展,城市文化特色不能丢。城市文化遗产是城市的灵魂,是城市的精神,是城市发展的血脉。有效发展利用城市文化遗产有利于增添城市建设的文化内涵,有利于进一步清理城市发展的思路,有利于重塑和营造独特而极具魅力的城市形象。文化遗产旅游以旅游业为平台,以市场经济为手段,使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文化遗产资源不仅仅是一座城市的精神财富,通过旅游的形式发展利用,文化遗产资源可以转化为极具吸引力和经济价值的社会财富,与此同时,文化遗产旅游开发将把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带入一个新的领域,形成一个极具活力的产业,为城市文化特色建设注入新的思路和动力。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将进一步推动城市科学、文化、历史等知识的普及,使城市大众文化素养不断提高,从而为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奠定坚实的群众基础。城市文化遗产是城市市民在生产、生活活动中承袭下来的城市文化瑰宝,是市民共同拥有的宝贵文化资源,体现了城市市民们共同的文化性格与特征,更体现了鲜明的城市文化特色。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说过:城市文化特色应以更加开放和融合的姿态,参与到社会生活中,与空间、与环境、与市民形成更强的互动体验,吸引更多的市民参与城市文化建设。文化遗产旅游正是以开放的姿态,通过旅游的方式,借助市场之手,将广大群众带到城市科学、文化、历史等知识的了解和学习中,使城市市民更多的认知和热爱、尊重和保护城市文化遗产,为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奠定坚实的群众基础。 
  (二)城市文化特色建设促进文化遗产旅游的深度、有效开发 
  城市文化特色建设改善文化遗产旅游的环境。环境是文化遗产旅游与城市互动发展所依托的一个基础空间(邓明艳,2005)。首先,通过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工作的开展,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总体环境不断改善,城市社会经济的活跃将带动城市文化遗产旅游的快速发展,促进文化遗产旅游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协调发展。其次,通过城市文化建设的持续推进,与旅游业密切相关的其他产业也获得新的发展,为文化遗产旅游提供了更为优越的开发环境。诸如:城市交通状况的优化,餐饮业、饭店业以及娱乐业的规范化,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提高等。最后,城市市民的文化素养不断提升,又为文化遗产旅游的开发创造了良好的人文环境。总之,城市文化特色建设通过改善文化遗产旅游的环境而促进其和谐、健康的发展。 
城市文化特色建设使文化遗产旅游更具品牌特色。文化是旅游的灵魂,城市文化特色建设会充实旅游的文化内涵,是增加旅游竞争力的有效途径和市场开拓的有力支点。而文化遗产是城市文化发展的烙印,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在提升城市形象同时,也提高了文化遗产本身的知名度,从而提升了文化遗产旅游的品位和影响力,产生品牌效应。说起江南水乡,眼前浮现的是小桥流水的淡雅;提起敦煌,脑海里呈现的是莫高窟的恢弘气势;说起“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便知苏州和杭州,提起“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即知曲阜,他们都是以城市文化特色为载体,向中外游客传达着他们独有的文化风情和魅力。城市文化特色建设使城市文化遗产旅游产品更具品牌特色,品牌影响力扩大,市场竞争力提高。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是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文化特色反映着城市发展的历程,体现着城市兴衰史,是构成一座城市社会文化和物质环境的总体特征。城市文化建设已经成为城市旅游业发展的推动力,一个城市文化功能的发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城市经济社会的创新和发展能力(冯俊强,2005)。而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工作的一个部分就在于对城市文化遗产资源的发掘和认识、保持和维护、传承和弘扬。开展文化遗产旅游,以旅游的方式来开展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工作,就是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遗产旅游的开发促进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发展,同时也期待着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创新与超越。 
   
  沈阳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协调发展 
   
  (一)沈阳文化遗产与城市文化的特色分析 
  沈阳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蕴藏着巨大发展潜力的特大型城市。作为全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究其建城始源,从战国时期燕国在以燕昭王十二年(公元前300年)为上限的十几年间所建的候城开始,沈阳迄今已有2300多年的建城历史。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分天下为36郡,沈阳隶属辽东郡的辖境。唐末时期,契丹势力进入辽东地区,在侯城的基础上又有了新城的建设,开始建立“沈州”。金代沿用了“沈州”这一名称,但金代的“沈州”失去了辽代“沈州”的那种独立性,成为金东京(辽阳)属下的一个州城。公元1296年,元代重建土城,改沈州为“沈阳路”,历史上第一次关于“沈阳”名称的记载就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明朝洪武21年(公元1388年),沈阳中卫城指挥闵忠奏请改建沈阳城,得旨批复,改建了“沈阳中卫城”,其规模和形制较前有了很大发展,但仍不够宏伟气魄,全城仅辟四门,街道呈十字形,具备了清初在此定都的雏形(陈伯超,1988)。清天命十年(公元1625年),清太祖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定名为“盛京”,经过几百年的陆续兴建完善,一气呵成,沈阳城地域规模空前壮大。而后,沈阳先后经历清末民初、奉系军阀统治时期、日伪殖民统治时期和社会主义大发展时期,走过了封建、半殖民地半封建、殖民地和社会主义的漫长路程。 
  在漫长的城市形成过程中,沈阳城市文化经历了由弱到强的发展变化,不同的历史发展时期为沈阳城市积淀了丰富的文化底蕴,并遗存有丰富的文化遗产,这些文化遗产是沈阳城市发展历程的真实写照和文化代表,呈现出沈阳独有的多元城市文化特色(自后金至清初以来尤为显著): 
  首先,满清文化浓厚。满清文化即满族文化和清文化,二者有联系也有差异。满族文化形成于旧石器时代,在清代处于发展的鼎盛时期,但在清帝退位后又有变迁和发展;清文化实际指称的是后金定都盛京的大清国时代人们传承和塑造的八旗文化,其核心源自女真文化,吸收了蒙古文化、汉文化、朝鲜文化,成为今日满族文化的重要特征(鲍明,2007)。2004年7月,在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蕴含着丰富满清文化的沈阳 “一宫两陵”(沈阳故宫,北陵-昭陵,东陵-福陵)被列为世界遗产名录,沈阳浓厚的满清文化得到了世界的肯定。 
  其次,工业文化丰富。沈阳素有“东方鲁尔”之誉,是东北老工业基地中的工业重地。百余年的工业发展历程,沈阳享有“共和国装备部”之美誉,创造了中国工业史上第一台汽车、第一架飞机、第一台数控机床等100 多个工业文明经典,拥有了丰富的现代工业文化(王强,2006)。丰富的工业文化遗产正是沈阳工业文化的真实体现:沈阳沈飞航空博览园现已成为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国家AAAA级旅游景点;沈阳铸造博物馆是全国最大的铸造博物馆,国家AAA级旅游景区;还有沈阳老龙口酒厂、边业银行等工业遗产地都已开展旅游项目。 
  再次,革命文化鲜明。沈阳曾经是奉天急进会的诞生地,是抗日英雄的活动地,是中共满洲省委所在地,还是解放战争与抗美援朝的大后方。目前对游客开放的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张氏帅府、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中共满洲省委扩大会议”旧址等50多处红色旅游景点就是沈阳革命文化的再现。 
  (二)推动沈阳文化遗产旅游发展的相关建议 
  1.城市宣传推介凸显文化特色,打造文化遗产旅游品牌。沈阳在对外宣传推介过程中,应注意以城市文化特色提升城市形象,打造文化遗产旅游品牌。一方面,沈阳市拥有浓厚的满清文化,世界文化遗产“一宫两陵”更是沈阳满清文化的完美展现。沈阳应凸显“满韵清风”的文化特色,打造满清文化遗产旅游品牌。另一方面,沈阳市百余年的工业发展历程使其成为中国工业重镇,成为中国的“东方鲁尔”,并且工业发展过程中遗存有丰富的工业文化遗产。打造“东方鲁尔”工业文化遗产旅游品牌必定吸引大批中外旅游者、工业爱好者、科研工作者的到来。最后,沈阳的革命历史独具特色。张作霖、张学良、车向忱等革命历史人物以及中东路事件、九•一八事变、东北易帜等重大革命历史事件为沈阳蒙上革命文化的面纱。鉴于此,沈阳应以这三个方面对外宣传推介,以彰显文化遗产旅游的品牌效用。 
  2.城市建设管理注重文化功能的塑造,为文化遗产旅游创造良好环境。现代城市的建设发展,一方面需要开拓创新,谋求现代文明;另一方面又不可能完全抹去和抛开城市的历史传统和历史遗产,创造一个所谓的全新的城市。如同个人的发展道路,也不可能断然与其成长历史分开一样(赵夏,2008)。城市建设管理应兼顾城市的景观风貌和精神内涵,使二有机统一,形神兼备。J•雅各布斯认为:“只知道规划城市的外表,或想象如何赋予它一个有序的令人赏心悦目的外部形象,而不知道它现在本身具有的功能,这样的做法是无效的。把追求事物的外表作为首要目的或主要的内容,除了制造麻烦,别的什么也做不成”。沈阳城市文化建设工作如果不想“自找麻烦”,就应该在城建过程中注重城市文化功能的塑造,为城市旅游创造良好的环境,使沈阳从“功能城市”走向“文化城市”。 
  3.城市旅游开发注重文化遗产资源的区域整合,提升区域旅游竞争力。从沈阳的文化结构来看,沈阳是一个拥有满清文化、工业与信息文化以及革命历史文化等多元文化区域。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是沈阳多元文化特征的真实体现,反映出沈阳有别于其他城市的显著文化特色。同时,沈阳的文化遗产资源还能体现出辽宁地区乃至东北地区的文化发展脉络,局部文化特色反映整体文化结构。比如,沈阳工业文化遗产资源真实的反映出清末民初时期、奉系军阀统治时期、日伪殖民统治时期以及社会主义时期工业发展状况,实际上这也正是东北地区工业发展状况的基本脉络。因此,看沈阳文化应该做到“立足沈阳看沈阳”,还应该“立足辽宁看沈阳”,甚至是“立足东北看沈阳”。将沈阳的文化与辽宁乃至东北地区其他城市的文化联系起来,整合开发,联盟合作,形成文化遗产区域旅游,提升知名度和竞争力。 
4.重视培养和引进相关人才,加强文化遗产的科研与教育工作。无论是国家之间的竞争,城市之间的竞争,还是产业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在于人才的培养与引进之间的竞争。城市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以及城市文化建设会涉及历史文化、地理科学、旅游规划、建筑工程等知识体系,也会涉及到一些保护、修复与重建等技术方法与手段,人才的培养和引进显得尤为重要。沈阳要重视相关人才的培养。高等院校及其科研院所是城市文化整理、传播和创造的主体。沈阳可以通过政府政策将城市文化遗产、城市文化建设相关课程纳入高等教育教学计划,不断完善相关教育体制与培训体系,渐渐地使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形成规模庞大的文化产业。与此同时,沈阳应以优越的政策环境吸引国内外人才,为沈阳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注入新鲜血液。 
   
  结论 
   
  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相互影响,互为制约,关系密切。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不但促进城市文化特色和谐、持续建设,而且也期待着城市文化特色建设工作的创新和超越,二者应协调发展。建设城市文化特色要深度挖掘城市文化遗产资源,开发文化遗产旅游项目,为城市文化特色建设提供文化基础,避免“千城一面”;开发文化遗产旅游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了凸显城市文化特色,提高城市知名度,打造文化城市品牌,为城市经济文化以及个性发展提供强大动力。但是,城市文化特色建设不能单单靠文化遗产旅游的开发,诸如城市现代文化的打造也是凸显城市文化特色的途径。因此,城市文化特色建设需要以城市文化遗产资源为基础,努力传承、弘扬和发展城市文化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参考文献: 
  1.王迪云,夏艳玲等.城市旅游与城市文化协调发展-以长沙为例[J] .经济地理,2007(11) 
  2.单霁翔.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文化建设[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 
  3.苑利.文化遗产报告-世界文化遗产保护运动的理论与实践[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4.李先逵.城市建筑创新与文化遗产保护[J].中国名城,2009(1) 
  5.邓明艳.世界遗产旅游基本问题研究[J].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5(10) 
  6.冯俊强.城市文化建设与城市旅游发展互动关系研究[J].中国科技信息,2005(24) 
  7.陈伯超.沈阳古城历史建筑保护刍见[J].沈阳建筑工程学院学报,1988(1) 
  8.鲍明.沈阳城市文化的结构与特色分析[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4) 
  9.王强.关于沈阳城市文化的定位分析[J].沈阳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4) 
  10.赵夏.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文化建设[J].城市问题,2008 旅游文化论文
   
  作者简介: 
  张立峰(1970-),吉林省东丰县人,吉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副院长,主要研究方向旅游规划。 旅游文化论文
  鹿磊(1983-),男,辽宁大连人,沈阳师范大学在读硕士,吉林师范大学教师,研究方向为旅游文化。 
  孙滢悦(1980-),吉林省梨树县人,吉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旅游管理系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区域旅游规划与开发。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4-09 16:11:31
网友评论《旅游文化论文:论文化遗产旅游开发与城市文化特色建设的协调发展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