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成都“暴打女司机”事件看社会舆情

日博体育 www.sh-shunnai.com

卢佳玮

【摘要】5 月3 日,一段名为“女司机遭男司机当街暴打”的视频在网络上迅速传播。舆论先是纷纷谴责打人者的残暴,但是在一段“被打女司机疯狂别车”视频流出后,舆论突然倒戈,甚至对女司机进行了全方位的人肉搜索。在突然间舆论反转的背后,则是一场社会情绪的集体爆发,是“女司机”这一被污名化标签引起的社会共鸣。

教育期刊网 http://www.sh-shunnai.com
关键词 社会情绪 舆论反转 污名化 标签化

一、打人视频遭网络舆论谴责

5 月3 日,一段名为“女司机遭男司机当街暴打疑因突然变道”的视频出现在各大论坛和社交网站。视频中,在成都骄子立交桥附近,一男司机把后方车辆逼停后,把后车中的女司机拉下车痛殴。由于场面过于暴力,引来骂声一片。在对“华西都市报”、“新浪资讯台官方微博”和“头条新闻”关于该事件的微博评论(取前一百条评论进行分析,因为事件发展较快前一百条评论的发布时间与微博发布时间比较接近,比较能反映当时的舆论走向)进行分析后可以看出: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5 月3 日21 点33 分发布的微博“可能因为我挡了他的路”的前一百条评论中。94%的评论对打人男子的行为表示谴责,其中27.6%的评论要求有关部门对其严惩,仅有6%的评论站在中立的立场。新浪资讯台官方微博的博文“司机遭男司机当街暴打疑因突然变道”的评论中同样有88%的网友对该打人男子的行为表示谴责。头条新闻的微博中谴责打人者的比例也是高达92%。可见,在5 月3 日当这条“骇人听闻”的新闻爆出时,舆论的矛头直指打人男子。虽然也有表示支持和中立的意见,但却属少数派。

二、一夜过后,舆论倒戈

1、完整视频上网引发舆论转向

随着一段打人男子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公布后,舆论的走向却发生了出人意料的转变——第二轮舆论开始爆发。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5 月4 日微博“女司机变道挡路男司机全过程视频曝光”下的评论中谴责打人者的声音已经下降至10%,而支持该男子认为女司机“该打”的声音占到78%。新浪资讯台官方微博和头条新闻中的相关微博中男司机的支持率也达到了76%和69%。由此可见,在行车记录仪视频这一“重磅炸弹”抛出后,舆论从一边倒的谴责打人男司机倒向了谴责女司机违法行车上。

2、污名化的标签——女司机

从驾校学车,到路上开车,一旦出现问题首先将原因放在性别上考虑的思维逻辑一步一步加深了公众“女司机”这三个字的刻板印象。戈夫曼说:“当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时,马上就有迹象表明他具有一种属性,这种属性使他可能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人,成为一种不大值得羡慕的人——总而言之,一种坏透了的,或一种非常危险的人,或一种非常懦弱的人。他就是这样在我们心目中从一个没有缺陷的、正常的人贬低为一个有污点、被轻视的人。这样一种属性就是污名。”①芮必峰将这段话解释为,现实生活中,有三类人容易产生污名问题:生理上有显著缺陷的人,品质上有缺陷的人,以及来自不受欢迎的阶层或群体的人。②而女司机就是来自不受欢迎的群体的人。克林和弗兰对于污名问题的概念提出了贴标签、观念固化、认知分离、情感反应和地位丧失或歧视这五个互相关联的部分。③这一概念正是对应了女司机的社会环境:被标签化、妖魔化,一旦在路上遇到不规矩的行车方式,便将其贴上女司机的标签;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不受现实数据的影响,2007 年北京市调查数据显示,女司机占北京司机总人数的30.7%,而女司机制造的一般交通事故则仅占总交通事故的3.3%。

三、拒绝道歉,舆论爆发

1、女司机态度坚决,网友人肉搜索事件爆发后,打人男司机在接受审讯时便第一时间对被打女司机表示歉意。反观被打者,不但没有对自己的恶意别车行为表示后悔,而且并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之处。在接受采访时她说:““经过我这么多年开车的经验,在那样的距离我变道过来出去,是没问题的,不会导致他急刹或是怎样,把小孩惊吓,出来了我都没有感觉把他(车)别了。”其父亲也认为其女儿做法没无大错,并表示坚决不接受道歉。此言一出,舆论一片哗然。一轮对女司机人肉搜索开始出现网络,并陆续扒出了被打女司机的违章信息,甚至开房信息。网友发现该女司机以往劣迹斑斑,甚至搜索该车牌照可以发现早已有人在网络上谴责其恶劣的违法行车行为。截止此刻,再对5月5 日“华西都市报”微博《被打女司机就网友“扒皮”作出回应》、“头条新闻”微博《被打女司机:我正遭受道德批判》的相关微博评论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对打人男子的支持率分别达到92%和96%。相反认为打人不对者只占到1%和3%。至此,社会舆论完成了彻底的反转,完全倒向了打人男子这一方。

2、舆论反转,源于社会情绪的爆发

舆论的反转与大规模的爆发,表面看是伴随着在此次事件中的信息不断丰富和反转而带来的。但在隐藏在事件背后的实质是社会情绪的爆发。李端生认为,当单个的人的情绪社会化后, 个人情绪就因外化体现变为群体性具有一种共同心理指向和特征的情绪,继而形成了社会情绪④。也就是说,社会情绪来源于个人情绪的社会化,个人情绪是社会情绪赖以产生的基石。所以,观察分析社会情绪的产生发展需要从个人情绪的层面出发。就此次事件来看,之所以会如此大规模的对女司机的行为进行谴责,来源于网络中每个个体情绪的集中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驾驶者还是行人,都或多或少与“女司机”产生过摩擦。部分不按照规则驾车的“女司机”在道路上的行为一次次挑战着其他驾驶者和行人的心理底线,大众的情绪也随之一步步累积,使得“女司机”成为了“社会公敌”。加之各路媒体对“女司机”这一标签化群体的大肆夸张的报道,使得公众对这一群体形成固定的刻板印象。根据罗伯特·阿尔塞尔罗德的基模理论,新的信息若与某些旧描述相吻合,则会强化原有基模的作用。⑤也就是说如果以为驾驶人在驾车时碰到了其他车辆的违规行为,这一车辆的驾驶人又正好是女性司机,则会加强该驾驶人对“女司机开车就是不规矩”这一命题的可信度。这种刻板印象的加深,带来了个人对“女司机”不满情绪的累积,根据李瑞生对“社会情绪”的定义,个人情绪的累积会最终造成社会情绪的产生。当对“女司机”这一群体的不满成为社会情绪之后,任何一个关于“女司机”的负面事件都将成为这一累积社会情绪爆发的导火索。而此次事件正是引爆这一社会情绪的火药桶的引信,成为全社会表达对“女司机”不满情绪的宣泄口。

四、事件平息,“怒路症”引起关注

1、女司机公开致歉信,舆论逐步平息

5 月11 日,不堪舆论重负的被打“女司机”通过南方都市报发布致歉信。信中表示“对我行车中的鲁莽和不理智,诚恳向大家道歉,我已认识到错误;对于我违章驾驶、开斗气车的行为,我自愿接受处罚”“, 就我的家人朋友的不当言论,诚恳向大家道歉恳求大家到此为止。”这时网络舆论逐渐平息,网络言论中尖锐严厉的叫骂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理性中立的声音。

从这一时间节点的微博评论来看,华西都市报微博“最新!成都被打女司机发布《致歉信》”相关微博评论中有40%的人站到了中立的态度中来,头条新闻微博“被打女司机父亲:致歉信非代写是女儿反省之作”前一百条评论中也有41%的人进行了中立的评论。同样,南方都市报微博“成都被暴打女司机授权南都发布《致歉信》”中也有44%的评论站在了理性的角度上对此次事件进行了总结。

2、事件余波,“怒路症”引发关注

事件逐步平息之后,公众和媒体都开始了对该事件的思考。这时“怒路症”的话题逐渐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在主要汽车网站,例如汽车之家2015 年05 月11 日的视频节目《自元其说》、易车网2015 年第20周节目《萝卜报告》等都对该事件引申出的怒路症问题进行了探讨。同时新浪微博中关于怒路症的话题也达到了227.6 万的阅读量,一时间怒路症的话题成为了公众茶语饭后讨论最多的内容之一。

五、用数字说话,从数据变化回看此次事件

阶段一:打人视频出现

此时,网络舆论中对打人者的谴责声占据了绝对的大多数意见。在公众获得的信息不对等时,仅凭打人视频作出判断时,社会普世价值尺度发生作用,即暴力行为一定会受到指责。这时虽然有一小部分的中立和反对意见,但在沉默螺旋作用下一直保持着劣势地位。

阶段二:完整视频出现

当可以反映全部事实的视频出现后,公众获得完整信息,结合自身经验对认知基模进行修改或加强原有的认知,对事件重新作出判断。于是公众态度发生反转,对打人者的支持率陡增。原先部分的反对者也转向中立派,从坚决的反对态度转向持望态度。

阶段三:女司机拒不认错

在面对公众激烈的舆论声讨时,同样作为过错方的“女司机”不但没有积极承认错误,反而以强硬的态度面对质疑,坚持认为自己并无过错。这一行为进一步刺激了公众本就紧张的神经,引发了公众情绪的再次爆发。此时支持“被打女司机”的声音已从当初的90%缩减至2%。此时也是此次事件舆论爆发的中心时间点,也是公众社会情绪爆发制高点。

阶段四:女司机道歉

面对连日来激烈的舆论谴责和人肉搜索等网络行为,“被打女司机”最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选择公开道歉。此时理性中立的观点大幅增长,公众情绪开始走向理性。这么一场公众情绪的大爆发也逐步走向平息。

结语

成都暴打女司机事件中的舆论反转与爆发并非个例,而是社会情绪在网络舆论场中的一种体现。起初在信息不完全的情况下,此次事件只被作为一场普通的社会事件看待。但当公众获得完整信息后,这些补充信息给原有认知带来颠覆性的改变,同时这些新的信息与自身经验中关于女司机的刻板印象又恰恰相符,这时深藏在公众理性制约下的情绪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便会突然借由此次事件得以爆发。后来女司机不配合的态度更是深深刺激了公众本就敏感的神经,又一轮的情绪便像洪水般再次涌来。

教育期刊网 http://www.sh-shunnai.com
参考文献

①戈夫曼:《日常接触》[M].华夏出版社,1990:12-13

②芮必峰,《人际传播:表演的艺术——欧文·戈夫曼的传播思想》[J]《. 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4)

③唐愧玉、徐华,《污名理论视野下的人类日常生活》[J].《黑龙江社会科学》,2007(5)

④李瑞生,《社会情绪概论》[J]《. 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2008(4)

⑤郭庆光:《传播学教程》[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69-71

(作者:安徽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传播学专业2014级研究生)

责编:周蕾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6-02-17 11:38:31
网友评论《从成都“暴打女司机”事件看社会舆情》
Top